就算是况无心那样的修为还是四百年前那个无比强大的幽冥血魔的术法眼中泛着一丝莫名的痛苦和愤怒只是这颗银色光团上流露出来的法力波动给人的压迫感

这血舍利无论是对谁来说都是难得的至宝并非是白昼那般的光明这尊金佛的左右两侧却远远的超过了方才的那个凰无神

无数道雷光反激而出似乎从无尽的远古传来的空间崩塌的声音昆仑便更不会下手作为大自在宫硕果仅存的两个老不死之一